首页-社会新闻
曹县人民医院:最美儿科医生丁卫海


  山河网讯(通讯员 王献华)阳春三月,暖风徐徐,和光煦煦,一切都散发着希望的气息。在牡丹之都磐石古城,人们尽情地享受着这里的莺飞草长,国色天香。在刚刚晋升为三级乙等综合医院的曹县人民医院的儿科重症监护病房里,副主任医师丁卫海依然穿着一袭整洁的白大褂,整齐地戴着口罩、手套、鞋套,像往常一样从容地穿棱在一个个小病人之间,全神贯注地呵护着这些祖国的花朵,那么繁忙……

  患儿的“守护神”
  1985年,21岁的丁卫海大学毕业后,带着对“白衣天使”的美好向往,来到了曹县人民医院。在“压力大,绩效差,投诉多,谁都不愿做儿科医生”的时俗下,在儿科临床一线,一干就是30年。他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地坚守,默默地呵护,用心诠释着神圣的职业操守,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最美儿科医生”和“护花使者”。
  古语云:宁治十男子不治一妇人,宁治十妇人不治一小儿。凡人皆知小儿疾病诊疗不易,戏称儿科为“哑科”。2009年4月10日,这是手足口病魔肆虐鲁西南大地的日子。下午3时,常乐集乡3岁患儿小梦可在检查过程中,突然出现深度昏迷、呼吸困难、两眼上翻、口唇青紫,生命垂危,丁卫海立即实施紧急抢救,立即医嘱建立两路静脉通道,立即推注甘露醇,立即安排入住手足口病重症监护室。当时床位已满,他当机立断,将一个由他救治的已脱险的儿童安排转往普通病房,让这个新来重患儿住进ICU。随后他守在患儿床前,随时观察病情,硬是把女婴从“鬼门关”拽了回来。当他全身恍惚地回到家时,一头栽在床上便呼呼大睡,他哪里知道,此时的他已连续工作超过72个小时。在他的悉心诊治下,患儿痊愈出院。孩子的家长送他一面锦旗,饱含深情的写着:“危难之中显身手,无私奉献谱新篇”。
  象这样,对他来说,不分昼夜守护在病人身旁,几天几夜不曾离开病房的情况,已是经常事。有人说,丁卫海是在用心践履着“技术求精,病人至上”的院训。
  作为儿科专家,他把学习当作责任,把职业当作事业,把创新当作追求。为时刻把握国内外本专业领域新进展、新动态,他积极参加国内学术研讨会,常常废寝忘食、通宵达旦地学习、总结、创新,先后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专业学术论文十余篇,参与编写著作4部,获得市科技进步成果奖2项,连续多年被评为医院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和先进工作者。2015年5月,丁卫海被菏泽市委宣传部、市总工会授予“菏泽最美职工”称号,并颁发“菏泽市五一劳动奖章”。

  党员的“排头兵”
  在我国数百万医生队伍中,共产党员群体堪称中流砥柱,从汶川抗震到阻击手足口病,从抗击非典到阻击禽流感,在一场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医生中的共产党员总是冲锋在前、舍生忘死,成为一片“精神高地”,丁卫海就是其中的一片基石。
  他忠诚党的医疗卫生事业,始终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用高尚的医德、高超的医术赢得了百姓的信任。时代在变迁,这位共产党员医生的理想和追求从未有过动摇:传承白求恩精神,做忠诚的人民健康卫士。在历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面前,他都冲在了最前头,凭着精益求精的仁术和勇于担责的仁心,在死神的魔掌里硬是一次次抢来一条条鲜活的生命。2009年9月,他被曹县人民政府授予手足口病防控“先进工作者”。
  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我国著名医学家、现代外科之父裘法祖教授的医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医务工作者,也一直铭记在丁卫海的心中。他总是从病人的角度出发,将群众的困难当作自己的困难,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尽力让病人少花钱看好病,能开口服药的决不开注射针,能开注射药的决不打点滴,经常十元八元甚至三元五元就看好了孩子的病,在群众当中树立了良好的口碑,也在群众心里树起了一座不倒的丰碑。
  他把“红包”问题当作原则事,认为“红包”玷污了党员的纯洁,也污染了医者的白衣。不但从来没收过“红包”,而且经常为家庭困难的患儿垫付医药费用和食品费用,经他资助过的困难患儿多达数百人,捐助钱物多过万元。每逢春节这天,他总坚持值班,并为一些家庭贫困的患儿发红包,钱虽不多,却让患儿和家人倍感亲情与温馨。为此,他被一些家长称为给孩子发“红包”的最美医生。

  科室的“大管家”
  从儿科住院医师成长为普儿科副主任,从普儿科副主任到新生儿科主任,从新生儿科主任再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主任,丁卫海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他总是以院为家,以科为家,把责任摆在了首位,而把职务带给他的荣耀淡化至微。他认为,不仅仅要让自己优秀,而且还要带动其他同事一起成长成材,这才是科室主任的更大职责。
  他不管多忙,始终坚持带着年轻医师查房,并做好每周的业务学习及疑难病例的研究、讨论等工作。在他潜移默化的影响下,科室整体业务水平不断提高。他还不断更新管理理念,在科室内部推行全成本管理、绩效管理和文化管理,千方百计地调动科室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形成了你追我赶的良性竞争格局。
  他致力于建设科室“家”文化,把患儿当己儿,把群众当亲人,把同事当家人,创新地把人文与管理完美地结合起来,让同事和患儿及家属有“家”的归属感和幸福感。常常一句您好,一个微笑,一次握手,一次聊天,就拉近了与彼此之间的距离。在他的团队里,和谐,就是关健词,医患关系和谐,医医之间和谐。2013年2月,他被菏泽市总工会授予“全市优秀工会工作者”荣誉称号。
  2013年7月,组织让他牵头建立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NICU)。“万事开头难。”面对诸多困惑,如人员不足,医疗设备不全等,他不负重托,脚踏实地,坚韧不拔,争分夺秒,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用最短的时间在全市县级医院中建成了第一个标准化的NICU。从此,众多被周边区域医院判为“死刑”的患儿,在这里获得了“重生”!
  山东省医师协会新生儿科分会看到了曹医儿科的发展与进步,于2014年底在曹医建立山东省医师协会新生儿分会曹县培训中心。如今,曹医儿科已经步入了科学发展的快车道,发展成为普通儿科三个病区、新生儿科病区和新生儿重症监护病区等多个病区,吸引了周边县、市、区的大量患儿家属慕名前往,为无数家庭圆了天伦之乐。

  家中的“旅行者”
  作为父亲,他把所有患儿当作自己的孩子,却无意识中“冷落”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女儿在外地工作,每年春节才回来一次住上三五天,他却没时间陪女儿一个整午,更甭说一个整天了,就连女儿生产都没空请假探望。在女儿的记忆里,爸爸总是忙个不停,没有节假日,不分白天黑夜。他解释说“我要是休息,科室其他人就得上班,他们更需要与家人团聚和休息”,明理的女儿从不埋怨爸爸,因为她明白,爸爸心里装着自己,也装着更多的孩子和同事。
  作为孩子,他心里爱着老人,用报答更多家庭更多老人的方式报答着父母的养育之恩。2009年春节前后,母亲病危,想让儿子陪陪,丁卫海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多想找时间陪母亲走完最后一程,结果依然事如愿违。这时,鲁西南暴发小儿手足口病疫情,曹县人民医院被确定为全县惟一一座公立定点医院。他怀着失去母亲的悲恸,化悲痛为力量,迅速投入到抗击手足口病的“战役”中,直至“大捷”。
  作为爱人,因为常年累月,白天黑夜地守护患儿,几是“住”进了科室,回家则象住宾馆,被妻子笑称为“家中的旅行者”。妻子周忠梅也是本院眼科的一位著名专家,为无数患者带来了光明和希望,人称“光明使者”。 “护花使者”与 “光明使者”这对“天使配”,都拼命地为人民健康服务,都把工作当作自己的事业,都把病人当作自己的生命,都把救死扶伤当作崇高的使命,为大家舍小家,为病人舍自己,被人们称作志同道合的“比翼使者”。夫妻两人都身怀“绝技”,却自称仅怀“雕虫小技”,虽聚少离多,却亲密和洽,被称为医界的“神雕侠侣”,为人们所称道。

  学生的“好老师”
  作为老师,他常常给学生说起自己的座右铭:“先做人,后做事;先做好人,再做医生;先做爸爸妈妈,再做儿科医生”。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也是这样要求学生的。在他的教化下,跟他学习的学生和年轻医师象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都能迅速成长为优秀的医生。
  每次查房前,他都要认真备课,惟恐有一丝一毫漏过,并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成功经验、失败教训进行总结分析指导培养年轻医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授人不渔,不如授人以欲。我要以传、帮、带、教为主,想发设法激发他们做儿科医生的欲望,竭力为曹县人民医院培养一支能打善战的儿科医疗队伍。”他不止一次这样对学生和下属们讲,“新生儿监护病房(NICU)是医院感染高危区,实行封闭式无陪管理,很多孩子还没有吃上母亲一口奶就被送往新生儿科温箱里治疗,幼小而脆弱,母婴分离牵扯着多少父母的心。新生儿虽然不能说话,但他们同样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同样有感知,同样有痛觉、听觉、味觉,更需要保护,更需要疼爱,我们要对孩子象自己亲生的一样,凡有不能判断的,让我来判断,凡是有不敢决定的,让我来拍板,决不能马虎或迟疑。”因为孩子不能言语和表达,病情变化迅速,他担心一点点的迟疑,就给耽误了。
  他从规范儿科危重病人诊治及抢救流程入手,以开设专家门诊、课件讲座、教学查房、医疗知识讲座、疑难病例讨论等形式,多渠道、多形式地面对面地进行业务指导培养,将儿科专业的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规范与临床经验思维手把手地传授,全力助升学生和年轻医师对于危重病人尤其是重症新生儿的救治水平。2014年6月,他被菏泽市卫生计生委员会评为“优秀临床带教老师”。
  春华秋实,花荣花枯,万物千变万化;日出日落,月圆月缺,时光奔腾不息。始终不渝的是白衣使者丁卫海的执着,还有他神圣的“护花”使命。岁月载着他的名字走门穿户,走进了山东省第一人口大县的千家万户。在鲁西南的蓝天下,在淳朴的人们中间,开始流传着一个温馨的故事:在曹县人民医院的儿科病房里,那个用心守护着希望之花的儿科专家……
(责编 宋晓)